<progress id="n3fxv"></progress>

      <progress id="n3fxv"></progress>

        <big id="n3fxv"><sub id="n3fxv"><cite id="n3fxv"></cite></sub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n3fxv"><meter id="n3fxv"></meter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n3fxv"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    到朱元璋手下做官,是一種怎樣的體驗?

                關于老百姓的不造反。朱元璋確實殺了很多人,但是大部分都是官員及其家屬,并沒殺多少老百姓。這里要說的是,朱元璋是一個非典型的“暴君”。我們看看歷史上的其他暴君,從秦始皇開始,無一不是搜刮民脂民膏,對老百姓剝削的不遺余力,自己過著極端奢侈的生活。面對這樣的暴君,老百姓當然要造反。但是我們看朱元璋,他對待老百姓的態度和其他人不一樣。他本身非常簡樸,做了皇帝也是常年的四菜一湯,從來不鋪張。而且很多官員,只要有一些懶惰、貪贓、枉法的,朱元璋打擊的非常嚴厲。雖然手段殘酷,但是卻不失為是為老百姓做的一件實事,老百姓即使不領情,也不可能因為這個而造反,否則就是不知好歹了。關于官員的不造反。這里確實得說朱元璋的藩王政策發揮了一定的作用,各地鎮守的最高長官都是自己的兒子,兒子不可能造老爹的反。況且此時藩王實力也不強,對中央不構成威脅,但是對抗功臣綽綽有余。至于大臣們,我們可以從中看出朱元璋的政治手腕。一部分大臣,比如說徐達,他們倆結成了兒女親家。像徐達這種明事理的外戚是不會造反的。后來傳說朱元璋暗害了徐達,也是作為一種斬草除根的手段。其二是對付李善長。李善長退休之前,朱元璋對待手下人還是很不錯的,從沒貿然動過殺機。而李善長退休后,這個實權人物下臺了,朱元璋開始了對官員的清算,而這時大臣們已經沒有力量進行反擊了,所以只能引項受戮。況且朱元璋殺他們都不是濫殺,殺的還是有法可依的,在道義上不受譴責。從元末到明初,老百姓心里實際上對大部分官員都有一種仇視心里,這也是朱元璋自己的一個心結。所以上臺之后,他開始政策還比較好,和眾多官員相處還算融洽,但是后來隨著胡藍之獄的發生,他的這個心結開始發作,動不動就會株連一大堆的官員。有人曾說,能從洪武年間做官一直做到建文年間的人是十分幸運的,這也確實不假www.6208151.cn防采集。

                到朱元璋手下做官,是一種怎樣的體驗?假如到朱元璋手下做官,將會有什么樣的體驗呢?

                在朱元璋手下為官,是一種巨大的煎熬,必須戰戰兢兢,如履薄冰。

                劉伯溫本名叫做劉基1311年7月1日在處州青田縣南田鄉出生,是明代初期有名的軍事家、政治家。他在文化造詣上也有所成就,明初詩文三大家就指是劉伯溫、宋濂與高啟。1360年,已近知天命的年紀的劉伯溫被

                一、不能犯一丁點經濟錯誤,對于貪官朱元璋是絕不手軟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其二,劉伯溫在朱元璋手下擔當的是太史令,這個官職除了編制歷書等,還負責觀察天象,同時兼管起草文書、策命、記史事、編史書、國家典籍、祭祀等。通過劉伯溫來預測朱元璋是“真命天子”更加具有欺騙性。

                朱元璋窮苦人出身,深知貪官的可恨,認為正是這些貪官導致百姓苦不堪言,壞了國家根基,所以他對反腐治貪向來都是從重從恨,手段之嚴厲歷代罕有。

                這個故事的主人翁不是被人,而是朱元璋的小舅子郭成德。郭成德的妹妹是朱元璋非常寵愛的郭寧妃。朱元璋坐上皇帝寶座之后,對自己原來的家人和親屬都進行了照顧。這讓很多非常貧窮的人,仿佛一下

                大多數官員走入仕途都是奔著飛黃騰達去的,說什么忠君體國那都是虛假的,估計整個天下,真正為國為民的一只手就夠數。

                對于迷信風水的朱元璋來說,這是一種不詳之兆,認為對大明江山社稷何后代極為不利,這給本來久對建都南京深感美中不足的朱元璋來說更添了一層心病。洪武二十四年(1391年),朱元璋派太子朱標巡視關中

                所以在朱元璋手下做官,不能以權謀私,中飽私囊,對于很多官員是極為痛苦的,而且朱元璋時期給的俸祿本就很低的,你要是真想為官,一是要忍受清苦生活,還要時刻壓制耐心私欲,不能犯一點錯誤,那感覺實在是痛苦不堪呀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是他的報復一直都在,所以說等到朱元璋來請他出山輔佐的時候,他便不再隱居成為了朱元璋手下的軍師。當時并不僅僅只有朱元璋這一股力量,還有三股力量。而其中朱元璋的實力是最差的。這個時候劉伯溫就

                不過,比起被剝皮實草,這點大多數人還是能而且必須能克制私欲。

                二、天降橫禍,政治問題更致命的。

                比起經濟問題,政治問題更是兩人害怕的。

                這里的政治問題,并不僅僅是你要表現地沒有野心,不覬覦皇權。

                更要緊的是,即便是小心謹慎,也可能不小心卷入了他人的案件中,被牽連丟掉了腦袋。

                同朝為官,不可避免是你出自某人門下,或受過某人賞識提拔,或者某一天和某人多說了幾句,走了近一些。

                等等這些問題,未來都可能成為你始料不及的災難。

                明初四大案,僅胡惟庸就被牽連誅殺三萬多人,藍玉案被殺戮者逾一萬五千人。

                想想整個大明朝官員,你不被牽連的概率實在是太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三、朱元璋心思捉摸不定,一些未知因素也是可怕的。

                朱元璋往往不按常理出牌,疑心重而腹黑,飛來橫禍的因素無時不在。

                比如洪武初年,小官袁凱因為一句回答惹禍上身,被迫裝瘋賣傻28年,才躲過一死。

                起因是朱元璋和太子朱標就審理案件意見不同,朱元璋問袁凱:“朕與太子之論何如?”

                皇帝和太子都不能得罪,袁凱便答道:“陛下欲殺之,法之正也,今太子欲生之,心之慈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結果被朱元璋認為是“老猾,持兩端,惡之”,投進監獄想餓死袁凱,結果袁凱命大沒死而且知道當官太危險便開始裝瘋。

                朱元璋不信,用錐子錐,袁凱以高超的表演,騙過錦衣衛的監視,甚至不惜吞屎食糞才被朱元璋放過。以后他一直裝瘋知道朱元璋去世,整整28年。

                還有一個悲催的諫官周衡勸朱元璋要有誠信,不能對已經宣布要免稅的江南諸郡重新收稅。

                朱元璋表面答應,但心中記恨周衡,后來以周衡請假比他批的多了一天對處死。

                理由是“朕不信于天下,汝不信于天子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可憐的周衡因為請假延期,“失信于天子”被殺。

                此外,朱元璋還發明了“廷仗”制度,即使不被殺頭,動不動被就在朝堂之上脫褲子大屁股,斯文掃地,顏面盡失,于個人自尊也是巨大的羞辱。

                綜上所述,在朱元璋手下當官,每天官員都要在生死之間煎熬,官員的生死難料,也許就在皇帝的一念之間,也難怪那時會出現官員早上上朝時要和妻兒訣別,而平安回來后要和家人歡慶一番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我相信,看完本文,這個問題的答案就自然出來了。可能有點長,希望各位有耐心看完。

                1

                至正十二年(1352年),定遠土豪郭子興率眾揭竿而起,攻占濠州,加入浩浩蕩蕩的紅巾軍起義。

                郭子興的部下湯和給兒時的小伙伴朱元璋寫了一封信,勸他“速從軍,共成大業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此時的朱元璋簡歷上也就只有放牛、乞討和撞鐘這些工作經歷,實在乏善可陳,在一番猶豫后“被迫”參加造反隊伍。

                ▲起兵前的朱元璋【劇照】。

                這次豪賭為朱元璋帶來意想不到的收獲。投身義軍后,他迎娶郭子興的養女馬氏為妻,手下更聚集了徐達等一幫精兵強將,事業蒸蒸日上。

                朱元璋看了一下自己的創業團隊,都是大老粗,自知有必要優化管理層,尤其是招攬知識分子。朱元璋自己也說:“方今群雄并爭,非有智者不可與謀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至正十四年春,朱元璋帶兵攻打滁州,安徽定遠的老鄉李善長前來拜見。

                李善長粗通文墨,喜歡讀法家學說,曾在鄉里擔任祭酒,即節日祭典上代表鄉親以酒祭天的人。身為鄉間小知識分子,李善長一向注重鄉土觀念,日后更是成為明初淮西官僚集團的領袖。

                當時有不少淮西文人在郭子興帳下任職,唯獨李善長看上了在郭子興手下打工的朱元璋。

                朱元璋正愁團隊里沒有讀書人,正好就來了一個,便和李善長一見如故,聊得很投機。

                朱元璋問李善長:“四方戰事何時才能平定?”

                李善長早已胸有成竹,答道:“秦末天下大亂,漢高祖也是白手起家,但他豁達大度,知人善任,民心所向,因此五年平定天下,成就帝業。如今元朝綱紀紊亂,天下土崩瓦解,您的家鄉鳳陽與漢高祖的家鄉沛縣相去不遠,這天子之氣應在您身上。若是能效仿漢高祖,何愁天下不平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這一番戰略規劃,讓朱元璋心潮澎湃,他將李善長視為心腹,負責后勤保障、收羅人才。后來,朱元璋將無行軍打仗之功的李善長喻為“蕭何”,列為開國功臣之首。

                ▲李善長【劇照】。

                而李善長為明朝做出的貢獻正好與漢代的蕭何相似。

                朱元璋自稱吳王后,留鎮后方的李善長以元朝制度為基礎,取其精華,棄其糟粕,制訂了一套新的法律法規,包括經營法、立茶法、立錢法等等。前線將士征戰四方時,李善長將后方打理得井井有條,百姓安居樂業。

                朱元璋稱帝后,李善長又為明朝制定六部官制和朝廷禮儀,監修《元史》,編《祖訓錄》、《大明集禮》。開國之初,明朝的大小事務幾乎都有李善長的一份功勞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是,能跟李善長競爭明朝開國第一文臣的,其實還有二人。

    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    創業之初,朱元璋聽取李善長勸其效法劉邦“豁達大度,知人善任,不嗜殺人”的建議,禮賢下士,延攬人才。

                然而,并非所有知識分子都和李善長一樣,找工作直接跟老板談。元末亂世時,還有許多文人志士隱居山中靜觀時變,其中就包括浙東大儒——宋濂

                ▲宋濂。

                宋濂的文名天下皆知,其文章“浩浩乎莫窺其際,源源乎不知其所窮,洋洋乎不見其所不足也”,是元末的文壇大咖。元朝多次向其拋出橄欖枝,擢其為翰林兼國史院編修官,宋濂都推辭不受。

                以一介布衣一步登上史館,多少文人夢寐以求,但宋濂固辭,更多是出于冷靜的政治頭腦。

                元朝任命其為編修官時,距離滅亡只有19年,統治集團相互傾軋,黎民百姓生計維艱,群雄斬木揭竿,至正初年,僅京南一帶的起義就有三百余起。

                宋濂平生規規默默,奉行的是孔子的入世思想“用之則行,舍之則藏”,他以太公望、諸葛亮自比,強調“古之人非樂隱也,隱蓋不得已也”

                宋濂一直在等待,一個足以平定亂世的英主。

                至正十八年(1358年),朱元璋在攻占應天后,親率大軍進攻浙東。

                此前,朱元璋宣布“賢人君子有能相從立功業者,吾禮用之”,又對李善長說:“我手下不缺淮陰侯韓信這樣的人物,徐達便可擔當大任,但是少了個留侯張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李善長就說:“宋濂博物洽聞,兼通象緯,可堪大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于是,朱元璋征召宋濂等浙東名士前來應天。

                在仙華山隱居多年的宋濂,此前曾婉拒過朱元璋部下寧越府知府的聘書,自稱自己雖然讀了很多書,但不過是借此消遣,并沒有真才實學,只想在山中草屋照顧年邁的父親。

                當朱元璋親自禮聘,宋濂這才欣然前往。

                出山前,宋濂還特意征詢當地隱士千巖大師的意見。千巖大師表示不贊成,可宋濂不聽,反而拂然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  作為一名儒者,宋濂有著根深蒂固的觀念,遇無道之朝,固然可以隱而不出,但若遇有道之君,就應當入仕,不仕則無義。

                宋濂到應天后,被任命為儒學提舉司提舉,長期擔任朱元璋的顧問和秘書。朱元璋還將長子朱標托付給他,讓其教授經學。

                宋濂教導朱標長達十余年,為培養皇位繼承人竭盡心力,又在朱元璋戎馬倥傯之際,為其講授帝王之學,堪稱一代帝師。他是朱元璋親自認證的“開國文臣之首”

                3

                和宋濂同時被朱元璋征召的浙東名士,還有劉基

                當年,李善長舉薦宋濂通曉經緯,可為人一向低調的宋濂卻說,我的本領不如青田劉伯溫。

                宋濂與劉基相識多年,他們都曾跟隨鄭復初學習理學,而當宋濂隱居仙華山義不仕元時,劉基卻在朝廷為官,助元朝剿滅義軍。

                數年間,劉基見證各地義軍攻城略地,官軍暴虐無道。昔日繁華的杭州城慘遭兵燹,被元軍舉火焚城,只見“市人半荷戈,使客盡戎裝”。一片兵荒馬亂的景象,讓劉基“悲從怛中懷,泣涕縱橫流”,只好棄官歸鄉,隱居青田。

                ▲劉基。

                有意思的是,當宋濂勸劉基入仕,輔佐朱元璋時,劉基卻勸宋濂入山為道,諷刺朱元璋等義軍不過是盜賊。他寫過一首詩,說“五載江淮百戰場,乾坤舉目總堪傷。已聞盜賊多如蟻,無奈官軍暴如狼”

                朱元璋讓處州總制孫炎邀劉基出山,劉基不干,還回贈了一把寶劍,潛臺詞是你們別逼我,我寧死也不從。

                孫炎也是個文化人,就給劉基寫了首《寶劍歌》,其中有“還君持之獻明主,若歲大旱為霖雨”二句,意思是這寶劍我不敢接受,希望你獻給明主,也就是我家主公。

                再三考慮后,劉基決定和宋濂等三位名士到應天見見朱元璋。

                朱元璋熱情接待他們,態度也很誠懇,說:“我為天下屈四先生耳!”并在自己住所的西邊修筑禮賢館,供他們居住,禮遇有加。

                劉基心動了,有別于宋濂,他一向慷慨敢言,針對朱元璋“四海紛紛,何時能定”的疑問,劉基呈上時務十八策。

                此后,劉基一直擔任朱元璋的軍師,除了奉獻一身天文算卦的本事,更是在戰場上出謀劃策,被朱元璋譽為“吾子房(張良)也”。

                至正二十三年(1363年),鄱陽湖大戰中,朱元璋與陳友諒展開為期36天的決戰。

                劉基與朱元璋在此役中共乘一船,參與作戰指揮,借鑒古代兵法,提出了運用火攻的戰法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此戰中,劉基還救了朱元璋一命。當時朱元璋正在船上督戰,一旁的劉基發現陳友諒的戰船正對著朱元璋所在戰船,急忙請朱元璋轉移到其他船只。

                朱元璋前腳剛走,還沒坐下,回頭一看原來的船已經被擊沉。

                而劉基“移軍湖口”的策略,更是為朱元璋軍奠定勝局。兩軍大戰正酣時,朱元璋聽從劉基建議,命常遇春諸將橫街湖面,斷絕陳友諒軍的退路,又分兵斷其糧道。

                陳友諒進退失據,只好從湖口突圍,退回武昌,結果水陸兩路都遭到朱元璋軍隊堵截,陳友諒自己在突圍中中流失身亡,其原先占據的廣大地區很快歸朱元璋所有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平定陳友諒、張士誠,乃至北伐中原的過程中,劉基多次獻計建功,后世稱其為“渡江策士無雙,開國功臣第一”

                4

                李善長是朱元璋的患難之交,還是故舊鄉人,宋濂是太師兼帝師,劉基是朱元璋的首席軍師。明朝建國后,從新王朝的名稱、皇宮都城建設到諸多典制、封賞冊封,此三人統籌決議尤多。

                ▲明軍攻下大都。

                多年來,他們隨朱元璋南征北戰,一身才智正好為農民出身的朱重八建言獻策,如今功成名就,只待頤養天年。

                其中,左丞相李善長被封為韓國公,歲祿四千石,位列功臣之首。當其他大臣質疑李善長的能力時,朱元璋還為他辯解,稱李善長“雖無汗馬功勞,然事朕久,給軍食,功甚大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李善長還與朱元璋結為親家,其兒子娶了朱元璋的長女臨安公主。此外,朱元璋還賜李善長丹書鐵券,可免李善長兩次死罪,免其兒子一次死罪。然而,這不過是皇帝演的一出好戲,這“免死鐵券”上有“謀逆不宥”四字,歷史證明這免死金牌確實沒什么用。

                常年擔任“侍從之臣”的宋濂,深得朱元璋的信任和尊重。平時朱元璋與大臣們唱和的詩集,都由宋濂作序,并賜予其白馬、黃馬,還稱贊“翰林首臣,只有宋濂一人合宜”,一度想把他提拔到中樞。

                洪武八年的中秋節,朱元璋和宋濂開懷暢飲。

                朱元璋親自賜酒,宋濂不勝酒力,喝得爛醉。朱元璋看著這位帝師的醉態,寫了首《賜醉贊善大夫宋濂歌》調侃:“宋生微飲兮早醉,忽周旋步兮蹌蹌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你把我灌醉,還給我寫詩,一片君臣無猜的和諧畫面。

                ▲朱元璋【劇照】。

                建國之初,朱元璋將一起奮斗的部下視同手足,可皇帝的位子坐久了就難免漸漸暴露出驕矜多疑的性格。

                倒是劉基一早就在建都一事上得罪了皇帝和淮西官僚集團,也感受到了朝堂的變化。

                5

                起初,朱元璋打算在臨濠府(鳳陽)營建中都,建造宮殿,仿造京師之制。明眼人都知道,這是老朱建設家鄉的舉措,尤其是以李善長為首的淮人也都盼望著故鄉建都。

                朱元璋理由很充分:“臨濠前江后淮,以險可持,以水可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劉基膽識過人,又不善鉆營,從維護朝廷利益出發,堅決反對:“鳳陽雖是帝鄉,但絕非建都之地。”一句話就把朝中重臣得罪了一大半。

                不過,朱元璋還是不忍心立刻與這位老臣決裂。在淮系官僚集團日益膨脹后,朱元璋產生了撤換李善長的想法,他問劉基,誰是合適人選。

                劉基與李善長素有嫌隙,此時卻為李善長說話:“李丞相是元勛舊臣,能調和諸將,不宜驟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朱元璋不解:“他數次想害你,你反而為他說話,看來你比他更適合為相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劉基即刻叩頭回答:“這可使不得。這好比換柱子,要大木才行,若以小木代之,只會加速傾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李善長罷相后,朱元璋再次與劉基討論此事,跟他說了幾個候選人。

                朱元璋先問他楊憲如何。劉基答,楊憲有相才,而無相器。

                朱元璋又問汪廣洋如何。劉基說,汪廣洋還不如楊憲呢。

                最后,朱元璋又問及胡惟庸。劉基更不以為然,說胡惟庸現在是一頭小牛,將來一定會擺脫牛犁的束縛,那就要翻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這個也不行,那個也不行,朱元璋干脆對劉基說,要不還是你來。

                劉基再次力辭:“臣嫉惡太甚,又不耐繁雜的事務,恐怕會辜負陛下一片好心。其實天下有的是人才,惟明主悉心求之。至于目前諸公,確實沒有合適的人選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▲劉基【劇照】。

                劉基很聰明,再一次全身而退,但是他也該知道,此時的朱元璋已經不需要聰明人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更何況,胡惟庸還是李善長的死黨,也是淮西集團的骨干,由李善長一手舉薦而擢升為中央大員。胡惟庸還將自己的侄女嫁給李善長的侄子,結為姻親。

                劉基得罪他,也就再次得罪了淮西集團。

                6

                洪武四年(1371年),劉基在受封為誠意伯一年后激流勇退,辭官歸故里,并給朱元璋上了一個《謝恩表》表示感謝,也算正式退休。

                劉基告老還鄉后謹慎有加,平時唯有飲酒下棋,閉口不談功勛,甚至連當地知縣要拜訪他,他也避而不見。

                知縣為了見他一面,只好微服私訪,打扮成山野村夫。那日,劉基在家剛洗完腳,見有客人拜訪,就讓侄子請他入內,好生款待。

                飯吃到一半,知縣才向他直言,我是本地知縣。嚇得劉基忙起身,以平民自稱。從此之后,這名知縣再沒能見到劉基。

                ▲劉基。

                劉基雖已還鄉為民,但性情坦率的他還是管不住自己那張嘴,厄運終究找上門。

                當時甌、閩一帶有一個地帶叫談洋,是鹽販、盜賊聚集之地。劉基委托兒子上奏,稱可在該地區設立巡檢司,以控制該地刁民。

                胡惟庸得知此事,指使刑部尚書吳云上書彈劾劉基。說談洋踞山臨海,有王者之氣,劉基是想謀取該地作為自己的墓地,當地百姓不允許,才建議設巡檢司為難百姓。

                劉基本來就懂風水,朱元璋一聽還有這么一茬,信以為真,就把劉基的俸祿奪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劉基自知惹禍上身,急忙進京請罪,路上心情悲戚,寫詩曰:“今日復明日,明日能幾何?壯心蕭索盡,思念恒苦多……我獨無羽翼,慷慨中自傷。”到了京城,冤屈無處辯白,又得不到朱元璋寬宥,沒病也得憋出病來,劉基很快就病倒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劉基生病期間,胡惟庸派太醫來醫治。劉基服藥后非但沒有好轉,反而覺得腹中似有石塊,病情加重。

                一直拖到洪武八年三月,朱元璋才放劉基重回故里。回家不到一個月,65歲的劉基就病重身亡。到底是誰害了他,不得而知。

                7

                洪武十三年(1380年),胡惟庸案發。朱元璋在案情未明的情況下,除掉了擅權枉法的胡惟庸后,又向開國功臣舉起了屠刀,連累受害者數以萬計,即便是宋濂和李善長也未能幸免。

                ▲晚年的朱元璋猜忌心日重【劇照】。

                洪武十年(1377年),年邁的宋濂致仕還鄉。

                宋濂退休,朱元璋仍尊稱其為先生,賜其緡綺,并關懷備至地問他年歲幾何。

                宋濂答,六十有八。

                朱元璋說,好好珍藏此綺,三十二年后做一件百歲衣。

                宋濂頓首拜謝。“生世而逢真主,仕宦而歸故里”,是為臣者的至高榮譽。

                歸鄉后,宋濂終日閉戶不出,不問世事,親戚中有人托他向府、縣衙門疏通,都被他一口回絕。每每有人議論國事,他都三緘其口,說:“臣老矣,退休田里,久欲無言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宋濂深知官場險惡,更是不愿重蹈好友劉基的覆轍,只求善始善終。可是,謙遜低調的宋濂還是在退休三年后遭遇無妄之災,其長孫宋慎卷入胡惟庸案,宋濂一家受牽連。

                早已遠離朝堂的宋濂被定為死罪,將要斬首。幸虧馬皇后極力勸止,對朱元璋說:“民間尚且懂得對老師以禮相待,何況天子,而且宋濂久居鄉里,必不知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朱元璋根本聽不進去。馬皇后只好一改往日習慣,不吃葷菜,不沾一滴酒。朱元璋納悶,問她這是何故。馬皇后說,妾為宋先生作福事也。朱元璋一聽,未免有些惻然。

                太子朱標則進行“死諫”,以投河自盡為要挾,請求朱元璋赦免自己的老師宋濂。

                朱元璋只好放過宋濂,將其全家流放到茂州(在今四川北部)。本來就年老多病的宋濂,經不起長途顛簸,經過夔州府時就一病不起,含冤而死。

                敢言直諫的劉基和謹慎小心的宋濂都不得善終,曾為淮西集團領袖、扶持胡惟庸上位的開國丞相李善長更是危在旦夕。

                洪武二十三年(1390年),77歲的李善長被揪出來清算舊賬。

                此時距胡惟庸案已過去整整十年,李善長仍被舉報曾參與謀逆。朱元璋故作怒態,宣布:李善長身為朝廷重臣,又是皇親國戚,有人謀反,居然知而不報,實在是大逆不道,正好當時有星變,需誅殺大臣應災。

                李善長自知唯有一死才能解脫,在家中自縊而死,其全家七十余人一并處死。這位曾被朱元璋稱贊為蕭何的股肱之臣,也落得兔死狗烹的下場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二年,虞部郎中王國用就上《論韓國公冤事狀》,為李善長公然叫屈。

                王國用的《冤事狀》大意是說,李善長與陛下齊心協力,出生入死,生前封公,位極人臣。若是他自己想圖謀不軌還說得過去,但說他要幫助胡惟庸造反,就太荒謬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最后,王國用冒死勸諫朱元璋,說:“李善長功勛卓著,在審案不明的情況下,就借口殺大臣以應天象而將他論罪,只怕滿朝文武都會為此寒心。只求陛下以此為戒,不要再行殺戮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也許是朱元璋一時良心發現,看到《冤事狀》后竟沒有發怒,也默默認同了李善長之罪確實是莫須有。

                然而,恐怖的政治氣氛并沒有因此消散。無論是“出萬死以取天下,勛臣第一”的李善長、“開國文臣之首”的宋濂,還是“渡江策士無雙”的劉基,乃至平定云南的傅友德、遠征遼東的馮勝等等開國功臣大多不得善終。

                洪武一朝,朱元璋誅殺的官員和儒生多達十余萬,其中有許多貪官污吏和不軌之臣,但也有不少王公、列侯、宰相、大將無罪被殺,成了冤死鬼。

                如此,成為功臣第一,又有何用?

                參考文獻:

                1、(清)張廷玉等:《明史》,中華書局,1974年版

                2、王春南:《宋濂、方孝孺評傳》,南京大學出版社,1998年版

                3、周群:《劉基評傳》,南京大學出版社,2001年版

                4、吳晗:《朱元璋傳》,陜西師范大學出版社,2008年版

                答案:膽戰心驚!不敢有片刻的放松,犯錯誤會受到嚴厲的懲罰。

                朱元璋大家都在熟悉不過了,他是明朝的開國皇帝,也是封建中國時期最杰出的君主之一,在他的治理下中國成為了世界上首屈一指的超級大國,他出身貧寒所以對百姓非常愛護,只有這樣百姓們才會擁護自己的君主。所以只要被朱元璋查出來的貪官最后都沒有什么好下場,其整治貪官污吏的力度遠遠超過了大家的想象,很多官吏入仕時后都忘記初心,只知道謀取私利根本不懂得為百姓服務,這樣的貪官則是朱元璋重點打擊的對象。

                政治立場也可能給自己惹上大禍,朱元璋對臣子們的政治立場是非常關心的,因為他的疑心病非常重,他非常擔心自己的臣子有謀反的意圖。要不想被牽連就最好在朝廷上多做事,少說話交友,因為在朱元璋統治期間這樣的例子實在是再多不過了,所以保持君子之交淡如水非常有必要。

                最重要的就是朱元璋的腦回路非常的奇特,有時候殺伐決斷全取決于自己的一句話,很多臣子就一句話說的沒能順應他的心意,他就起了殺心。其中典型的代表就是袁凱了,他就因為說錯了一句話就遭到朱元璋的算計,不過這位袁大人是一位聰明人,他裝瘋賣傻,為了保命用盡了各種方法,可是就算這樣也沒有能夠讓朱元璋打消自己的顧慮,直到三十年后朱元璋駕崩,他才得以過上正常的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  而且朱元璋還發明了許多苛刻的刑罰,讓很多人膽寒,所以在他手下當官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行,不然很容易惹禍上身,所以說伴君如伴虎毫不夸張!

                謝謝邀請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一眼看到這個題目,就感覺到頭皮一麻,那啥一緊,一陣小涼風從脖子后面吹過。以我們后來人對老朱的感官,如果去朱元璋手下打工,會感覺隨時小命不保。好了,廢話不多說,大家請看:


                老朱可是歷史上出了名的狠人,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,對手下那叫一個嚴格,據不完全統計,朱元璋的洪武一朝全國有1300個縣左右,吏員5萬人,每個衙門還配備有一定數量未入流吏員、雜役等。用現在話說就是不在編的,全國胥吏總額約為22萬人。

                朱元璋在執政時親自制定的反腐制度,名曰“《大誥》”,在位31年的時間里至少發動了六次反貪行動,其中最出名的就是空印案、郭恒案。胡惟庸案、藍玉案主要是牽連功臣,就不在這里面表述。空印案是官員為了辦事方便,拿著蓋了章的條子亂跑、郭恒案是有民眾往稅收糧食里加水,導致國家糧倉大面積腐爛損壞,直接導致糧食損失有2400萬石,相當于明朝一年的稅收。

                (空印案、郭恒案)

                朱元璋一個普通農民出身,本身就對官員的不作為和貪官極度仇視,這把柄一漏,就成功激發了朱元璋的殺心。然后老朱還不講“法不責眾”那一套,據統計洪武一朝官員被殺就有10萬左右,對比全國22萬的官吏,也就是說官吏平均下來被殺一半。如果再算上被牽連的家屬和地主豪強等,那么被殺和被流放的總數就直接奔著30-40萬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剝皮充草

                趙翼的《廿二史札記》里面記載“從一品至正三品,遞減十三石至三十五石,從三品二十六石,正四品二十四石,從四品二十一石,正五品十六石,從五品十四石,正六品十石,從六品八石,正七品至從九品遞減五斗,至五石而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以上是有記載的明朝官員俸祿,這只是實物,但是明朝很多時候是發寶鈔的,寶鈔容易貶值,也就是說官員的俸祿沒有增多,還在變相的減少。著名的清官海瑞,死時家里僅有10兩銀子,困苦至極。也就是說不收些好處,官員過的會很清貧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是老朱還規定:官員凡是貪污六十兩白銀以上者,處以死刑,剝皮充草掛于衙門以警示后人。1368年--1386年,竟沒有一個能做滿期的官員,大都是中途被貶或被殺。還有其中有一年科舉錄取的三百多人,竟然一個都沒留下,全部因貪腐被抓,由此可見老朱對貪污人員的零容忍。


                (海瑞劇照)

                最后來說呢,如果在朱元璋手下當官,不僅是擔心反貪被牽連,還要擔心貪污被殺,除非你是海瑞一樣的官員,不然當官真的是一個高風險職業。

                但也就是朱元璋和朱棣能下的去這個手,明朝后期這些規章制度就已經是廢紙一張了。應題主所說,真要是選擇,不建議去明朝初年,那時候當官的體驗感太差勁了,去明朝中后期吧,那時候可是官員的天堂。


                我是夢回伍仟年,歡迎大家關注指點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個人的人生經歷,勢必會影響到一個人的性格,尤其幼年時的慘痛經歷影響尤甚。

                朱元璋小時候,家境何止一個慘字!

                那時元朝吏治腐敗,盤剝嚴重,朱元璋小小年紀就跟著父母為躲避沉重的賦役,而因此搬家逃難。

                可最終父母還是餓死,到頭來甚至無錢無地下葬,朱元璋后來悲痛回憶:“殯無棺槨,被體惡裳,浮掩三尺,奠何肴漿!”

                正是見慣了官吏跋扈、貪婪,即使后來朱元璋成為皇帝,也對龐大的官僚階層有著深深的不信任。

                明初的郭桓案、空印案,一個是為了整治貪污賦糧而辣手禁貪,殺得上下人頭滾滾;一個是為了懲治官員欺瞞而以小防大,殺得大明官場血流成河。

                要想在洪武朝當官,必然要有強大的內心,僅清廉自守可不行,還不能和武臣勛貴們走太近,不然還會受到“胡惟庸案”、“藍玉案”的牽連。

                地方官也別想著天高皇帝遠可以為所欲為,朱元璋規定,耆民人等可以赴京奏事,反映地方情弊,關津把隘必須放行,故意阻礙者論罪。這樣的上訪制度,一定程度上震懾了地方官的違法亂紀。

                但在洪武朝當官真就那么難嗎?其實也不盡然。

                朱元璋重務實,哪怕你不是飽學之士,更沒有海內名望,僅僅是個白丁百姓,也不是沒有可能一朝富貴。

                比如朱元璋設立的糧長制,充當糧長的都是納糧多的富戶,他們中就有很多人靠著出色完成朝廷的賦稅任務,保證賦糧有條不紊的輸送的京師,而被朱元璋賞識成為朝廷大員。

                雖然朱元璋重開了科舉,可朱元璋對科舉選官并不熱衷,洪武三年首開科舉后,選拔的進士大多缺乏實干之才,因此洪武朝一段時間是又罷了科舉,只是暫時找不到替代科舉的新途徑,才又興科舉。

                所以,在朱元璋手下當官,尤其是京官,兢兢業業是常態,做好本分,若是實干之才,那大好的前程等著你。想當個貪官庸官,那更要小心翼翼,隱藏好自己別被發現,只要熬過了洪武朝,那大概率是沒什么事了,要不然等著雷霆之怒吧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朱元璋手下做官,是非常刺激與凄苦的

                明太祖朱元璋是草根皇帝,他深知底層百姓的艱難,也非常憎惡貪得無厭的官員。因此他對官員要求非常嚴格,比如各級官員的工資定得很低。

                如果把朱元璋時代官員的各種收入折合成白銀的話,正九品文官(約相當于今天的股級干部)的年薪只有三十兩,正五品文官(約相當于今天的廳級)也只有五十兩。即便是朝廷的一品文官(約相當于今天的正副總理級)年收入也不過二百三十兩。以明朝中后期的購買能力計算,如果請人吃一頓一般的酒宴,需要四兩多,相當于一個政廳級干部一個月的收入。 收入這樣低,官員如何維持生計?有的官員為了自己,肯定是要斂財的。

                朱元璋采取的是嚴刑峻法的政策,只要一查出貪污,無論貪多少都是直接處死。朱元璋嗜殺如命是出了名的,創造了很多大案、慘案,有些是死有余辜,但被牽連的也有不少,處決的官員都連帶著家人。

                朱元璋設立錦衣衛,負責偵察、逮捕、審問等,大臣一有風吹草動,就會有錦衣衛報告朱元璋,朱元璋還在自己的兒子里安插,更不要說大臣了。據說有一天晚上,錢宰想到每天四更就要起床去午門朝見,唯恐會遲到,這對于他一個老人而言,難免有些吃不消,便在家中隨口吟了一首打油詩,但想不到第二天朱元璋就召見了他,并說做了一首好詩呀。

                由此可見在朱元璋手下當官是非常凄苦的,尤其是貪官總是惴惴不安,不過對于百姓來說也許是一件大好事。

                聲明:本內容來自悟空問答,版權歸原網站所有,不代表本網贊同以上意見,如有任何問題請與本網聯系!

                朱元璋手下幾個名將。徐達是病死的,不過民間傳說他是被朱元璋害死的。常遇春是病死的,死的時候40歲,當時全國還沒統一。朱文正是朱元璋的侄子,由于背叛朱元璋,被囚禁,最后在監獄中死去。李文忠是朱元璋的外甥,病死的。當然也說民間傳說他是被朱元璋毒死的。鄧愈,病死的。湯和:病死的。馮勝:因為藍玉的牽連,被朱元璋賜死。以上幾個朱元璋手下最厲害的幾員大將內容來自www.6208151.cn請勿采集。

                相關閱讀推薦:

                精彩圖文

                大家都在看

                猜你可能感興趣

              1. 朱元璋手下的大將怎么死的
              2. 朱元璋在位時殺那么多人為什么沒人造反
              3. 如果論武力,藍玉和常遇春誰強一些?
              4. 朱元璋好心好意要封小舅子個大官,為何他跪在地上哭,堅決不要?
              5. 明朝大臣劉伯溫簡介
              6. 劉伯溫到底是個怎樣的人?有關于他的記載嗎
              7. 朱元璋提拔親戚做官,親戚為何卻跪地痛哭拒絕?
              8. 朱元璋登基時的三大遺憾
              9. 假如沒有劉伯溫,平民出身的朱元璋能建立明朝嗎?
              10. 知府手下有什么官?
              11. 三级床上长片完整版录像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万赏网